Tag Archives: 王小波

沉默的报应

我以为对时事保持沉默是我的成长,在做出这个决定的几天内我才发现这个决定本身就是一个假命题。

在一段时间内,我意识到大多数人都无法理性的判断任何事情,这也包括我自己,因此对发表错误的意见感到怯弱–与其如此说,不如说只是害怕被驳倒而已。这是有多矜持多要面子啊,虚伪得让我自己都觉得难堪了。

然后想起王小波写过这样的文字:

年轻时读萧伯纳的剧本《巴巴拉少校》,有场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工业巨头安德谢夫老爷子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儿子斯泰芬,问他对做什么有兴趣。这个年轻人在科学、文艺、法律等一切方面一无所长,但他说自己有一项长处:会明辨是非。老爷子把自己的儿子暴损了一通,说这件事难倒了一切科学家、政治家、哲学家,怎么你什么都不会,就会一个明辨是非?我看到这段文章时只有二十来岁,登时痛下决心,说这辈子我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做一个一无所能,就能明辨是非的人。因为这个原故,我成了沉默的大多数的一员。我年轻时所见的人,只掌握了一些粗浅(且不说是荒谬)的原则,就以为无所不知,对世界妄加判断,结果整个世界都深受其害。直到我年登不惑,才明白萧翁的见解原有偏颇之处;但这是后话——无论如何,萧翁的这些议论,对那些浅薄之辈、狂妄之辈,总是一种解毒剂。

明辨是非是多困难的事情,但正是如此,如王小波所说,如果一个社会里,谦虚的、明理的人都觉得这些话题太困难、太暧昧而不发表自己的建议,发生的反而都是些狂妄自大的人,这对于社会不过只是一种负筛选--越是傻子越能大声叫唤。也由于此,我不认为自己能够、或应该成为沉默的一群,相反地愿意把自己浅薄的见解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希望得到批评和成长吧。

如此大段的摘抄王小波不是第一次,但头一次,觉得自己走在王小波走过的两岸都是鲜花、蜻蜓,却铺满荆棘的同一条路上,觉得心安理得,仿佛自己也能够成为那样一个纯粹的,良心上毫无瑕疵的人。

阅读的快乐

虽然题目是这个样子,其实我是想来报告一下,头发剪短之后在剑桥的秋风之中非常之冷。

最近看到有学弟在网上抱怨剑桥的课程太intense,让他失去学习的兴趣—不由得有点犬儒有点腹黑,不过一想到几年之前可能我也是同样的傻逼,心里就释然了:毕竟剑桥一年就24个星期的课,大半时间都在放假让学生做自己的事—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抱怨没有时间呢。不过我也想谈谈各处的学习制度,以美国的本科教育为例,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叫liberal arts,也是很大一群有名私立学校的代称,注重从数理,文学,社会学甚至是哲学历史语言这些方面全面的教育;英国的教育更多侧重于对一门学科的专精,同时对其他必要常识涉足而不深究;中国的教育则秉承因材施教,试学生的背景来决定教育内容:乃比较有背景的人就能学到比较牛逼的东西也。但究其本质,除了中国教育之外,所有的教育方针的重点都在于基础知识的积累,这也是我认为作为一个健全的知识分子必须的一个步骤。现在的不少人,不乏思想犀利眼光独到的一群,却多了很多戾气—但我想年轻时终究是要从知识的积累做起,踏踏实实的多读一本书,自己便多受一些教益,这是更好的事情。想学什么就学什么,这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其实并不受教育环境的限制—当然要讨论是否该打破教育的框架,跳出来由自己喜好的学,我倒是不反对—反正我已拿稳这名校的本硕两张文凭,也不能怪我腹黑吧?

前阵子读完了杨绛先生的《我们仨》,对她喃喃道来的笔法心向往之,这是年岁里沉淀出来的真功夫,不是耍耍嘴皮子抱怨日子如何无聊没意思就能做到的。一如“王小波门下走狗”,读了不少模仿的文章,终究只是学到个皮毛。要写自己的似水流年,还需要很多时候。

编程

我有一个奇怪的兴趣是编程,这个兴趣说到头,恐怕要从我喜欢的作家王小波说起 — 他作品里的主角王二大多会编程,而且是相当优秀的程序员 — 读王二的故事让我开始对逻辑的世界充满兴趣,如果世界是方程的,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一个数学高手,碰到老婆不开心,拿出纸笔一解,得到两个无理根一个有理根,马上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 真相就应当是赤裸裸的才对,只不过要拥有漂亮的数理逻辑的人才能剥下真相的外衣。写到这里就扯得远了,再写恐怕还能写出黄段子来。虽然读者不见得不爱看,却是害得这个清静之地多了几分烟火气,实非我所欲也。

托王二的福,我开始以为编程是件轻松的事情,所有的事儿都可以按照简单的规则来判断正确。这比解决真实的生活的问题岂不是容易了太多?!后来发现,恐怕编程没有那么容易,而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更是让人摸不着头绪了。所以迄今为止,我仍只能是一个二流的程序员,写着三流的文字,表达完全不入流的逻辑思维。

写到这里又写不下去啦!阅读少了下笔无物,阅读渐多下笔却沉重万分。真的讨厌那些写着好看的小说的前辈们–好的小说让想写小说的人们望而却步,这句话可真不是假的。

顺便一提的是今天看完了攻壳机动队的第一季,神作!26集前一半断断续续看了一年,后一半集中在这两个星期。总体来说是信息量极大的一部动画,有相当impressive的世界观,是非常独特的软科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