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娄烨

颐和园

在觉得最孤独的时候看《颐和园》,已经过了好几天,一直没有写这部电影。这是一部让我无法喜爱的电影。

有影评经常讲,娄烨的电影就是要把人从符号里剥离出来,还原生存最真实的状态;在我看来,《苏州河》也好《颐和园》也好,电影里的人物却都刻上了深深的时代的烙印 — 或者不如说寄托着导演对那个精神空虚物质贫乏却只充满灵与肉的爱情的时代的印象。

娄烨电影里的爱却往往被一个符号所代替。爱情在《颐和园》的世界里被简化成“性”,纵然是为了表现人精神的空虚寂寞孤独需要陪伴只是彼此需要罢了,却能从一些小的细节里看到爱情的存在。开始看的时候我认为娄烨是淡漠的,对爱情充满着否定和讽刺,同《苏州河》里的那种腔调一般,充满了对人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不信任感。可从电影的小细节里,男主人公周伟在被军队驱散人群里疯狂寻找已经分手的于虹,一如上次写《苏州河》文章里写的 向往绝对爱情的美美的离开,都能看出这阴暗色调里压抑不住的爱情的光亮存在。

在否定中怀疑爱情是我对这两部电影定下的基调。在残忍的故事剧情背后是导演想反映的精神空虚的社会对人与人关系的淡漠,以及渴望存在亲密的互相信任的爱情。这电影里的情绪太复杂,人的主观意志被表现得软弱无力,以至于个人的情绪被周围的世界淹没,只能剩下独白和日记里努力的陈述,女主人公于虹的强大心灵仅仅被“想见周伟”这一个信念支撑着;故事的结尾留下的问题,见到了,之后呢?这个问题导演没有答案,观众带走的是悲剧的结尾,而现实生活里,女主人公的形象却与人匪夷所思的重合在一起,不由心生恐惧。人可以为了别人活着,但却一定一定要让自己好好的,不止为自己,也支持着为自己而努力生活的人好好的活下去。人生的沉重之处固然如此,却不可逃避;直至最后能沉淀出最踏实,最可靠的基石,便是人生的新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