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音乐

米店

今天听了蒋小猫推荐的一套歌单,越发不明白这样多的好歌、这样的民谣居然没有大红大紫,实在是件让人庆幸的事情。

然后听到这首歌

然后就break down了。

生活有时候就这么刺伤一个人,然后到死都不知道痛,(直到。。。他膝盖中了一箭。。。)

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
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

Nocturne Op.9 No.2

有时候要平静,其实只用听听音乐,当音乐声淹没一切其他的嘈杂的东西的时候,即使是在实验室里,也能欢快的随音乐跳起舞来了~ ( “变态!”~笑~~)

校内有人转发了一篇许知远访问剑桥时亲历上届学联竞选的文章,看到一些学弟妹对这篇文字颇有微词,想起自己也有过零容忍的那段日子;写作要取悦自己的读者多不容易啊!在或许一不小心便会说错话的时候,我突然很庆幸不是太多人知道我博客地址这件事情。

另外~ 看着校内主页在逐步打造下显得愈发猥琐而非主流,开始对精心营造的这个无脑低龄的形象越来越满意,仿佛活生生的产出另一种人格。上帝这厮当年果然好不快活!

下沙

昨天唱K的时候才意识到从新加坡Sec3开始唱了一整年的《下沙》MV开头的那句诗来自于聂鲁达

爱情太短,遗忘太长

而自己一直没有看到诗的最后两句

这是她最后一次让我承受的伤痛
而这些,便是我为她而写的最后的诗句。

于是突然意识到我的文艺可能开始得比我想象中更早。然后面对很多残酷的现实,人变得紧绷绷的,不再能够从心底里放松下来了。

昨天的声嘶力竭,有几分像是与过去告别。

约定

陈奕迅 约定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
还留住笑著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 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哩长街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
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档
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
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忘掉天地 彷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 凄绝的戏
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还记得当天吉他的和弦
还明白每段旋律的伏线
当天街角流过你声线
沿路旅程如歌褪变

忘掉天地 彷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 凄绝的戏
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随记

开始看《罗生门》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一直强调自己喜爱日本的《步履不停》《菊次郎的夏天》这类的淡淡的叙事类型的电影,若是同样的作品放在中国,作为某个新生代导演的作品,恐怕我会嗤之以鼻,觉得只是拙劣的模仿吧。由此也得到一个结论,其实我喜爱的,并不是这样的电影形式,或许我只是向往在日本电影里透露出的那种恬静自然的生活方式,那种顺其自然,不嗔不喜的生活态度。诚然现实的日本社会并不如电影中那般美好,只是觉得社会总向着好的自然的方向发展,因而心向往之。同样的电影放在中国却会让我觉得哗众取宠严重脱离现实;犹如当年筷子兄弟那部《老男孩》对Mr. Children Kurumi的致敬,前者无法引起共鸣,而后者却让人每次观看都怆然泪下。从心底来说,这并不代表我对中国文化的不认可;只是在现代中国的社会环境,让人觉得一切这些略为美好的愿景都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不知道如何可以实现。

今天又突然听起张信哲的《从开始到现在》,比韩语的原声高了一到两度,我的音域与原声接近,比张信哲略低,即使这么些年过去,唱起来仍有几分吃力感。

Updated: 23.00, 2011.05.21

最后顺便提一下,《罗生门》对人性的拷问最终亦回归了人性本来的善,这并不是陈词滥调,对一部60年前的电影而言,这反而是真正反应了导演黑泽明对人性仍充满希望的思想。反思自己近年来为了颓废而颓废,想法中充满黑暗的论调。实在是做作得无可救药。是时候返璞归真,和自己的良心好好对话了 :)

另外要推荐《虫师》这部动画。真的能让人在心情反复时平静下来,感到岁月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