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电影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在网上出现第一个真实的版本后便迫不及待的观看了。一直以来的本意是,这部评论里笑中带泪的电影将是我对青春年少轻狂的最后告别。

电影到最后,我哭了,对泪点颇低的我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我不愿承认,我的青春就这样过去;不能同校园告别,向记忆里的那些脸告别,向年轻的自己告别。

多希望能看到电影继续演下去,而一切尚未结束的仍然能在梦里重温。

我很后悔自己看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天堂电影院

到了25岁,我突然惊觉,我不懂得爱。我可以同情,可以感同身受,可以执着,可以失去理智,但不会爱人。我以为爱是Teresa,有负担,有责任,沉重且真挚,因而胆怯;却向往Sabina,自由,随意而行,轻盈而浪漫。始终是无法给自己一个交代。

看电影Nuovo Cinema Paradiso的时候,看到人们因为电影而欢呼雀跃,想到现在充斥影院的各种良莠不齐,突然觉得正是因为稀少,所以才弥足珍贵,人事物都是这个道理吧。

电影里讲了个故事:有个普通士兵看到了国王的女儿美丽动人而坠入爱河,他向公主表达自己的爱意,公主说如果你在我的阳台下等待一百日一百夜,我便是你的。士兵在阳台下等着等着,风吹日晒雨淋,九十日后不成人形,可到了九十九日,士兵却收起自己的椅子离开了。

泰戈尔的《园丁集》里有首诗里面有这样的句子“我要搁下别的工作。我把我的剑矛扔在尘土里。不要差遣我去遥远的宫廷;不要命令我做新的征讨。只求您让我做花园里的园丁。” 女王说“你的祈求被接受了,我的仆人,你将是我花园里的园丁。”

这样的故事或许就是爱。

如果这是一场三十年的等待,你准备好了没呢?

Big Fish

看Big Fish的体验很奇特。这部电影的名字太普通,以至于电影在我的硬盘里静静的呆了几个月都没有去动。若是早些知道会如此精彩,想必会看得更早一些,至今天恐怕已经重看过几次了。这部电影给我的感受是,这是一部非常personal的电影,我能够理解看父子之情看得痛哭流涕的,甚至能明白那些因为故事太过光怪陆离到难以理解地步而给低分的观众。看这部电影,我却又想到王小波,我觉得这是部关于有趣的电影。我看到的不是父子在交流中交心,最终伟大的父爱得到了理解 — 若是如此,这部电影太也稀松平常,也赚不了我如此多眼泪。在电影的几个小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把有意思作为人生最高目标的父亲,看到了他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里仍乐此不疲的因为这件事而快乐的生活;于是我想到了王小波,我想他若是看到这部电影,一定会把爸爸Edward Bloom这个形象引为知己,成为王二在美国同父异母的洋兄弟吧。电影的最后,父亲去世了。父亲对儿子说过,从小到大一直受到我这样坏影响的教育,儿子居然能grow up to be normal,话里不仅仅是失望,或许是惋惜着,谁能听懂他的故事呢。Edward Bloom死了,王小波也死了,他们之后,还有谁那么纯粹的在追求快乐的路上走着?然后用童话般的语言告诉我们他们在这路上,究竟看到了多么美好的风景。

随记

开始看《罗生门》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一直强调自己喜爱日本的《步履不停》《菊次郎的夏天》这类的淡淡的叙事类型的电影,若是同样的作品放在中国,作为某个新生代导演的作品,恐怕我会嗤之以鼻,觉得只是拙劣的模仿吧。由此也得到一个结论,其实我喜爱的,并不是这样的电影形式,或许我只是向往在日本电影里透露出的那种恬静自然的生活方式,那种顺其自然,不嗔不喜的生活态度。诚然现实的日本社会并不如电影中那般美好,只是觉得社会总向着好的自然的方向发展,因而心向往之。同样的电影放在中国却会让我觉得哗众取宠严重脱离现实;犹如当年筷子兄弟那部《老男孩》对Mr. Children Kurumi的致敬,前者无法引起共鸣,而后者却让人每次观看都怆然泪下。从心底来说,这并不代表我对中国文化的不认可;只是在现代中国的社会环境,让人觉得一切这些略为美好的愿景都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不知道如何可以实现。

今天又突然听起张信哲的《从开始到现在》,比韩语的原声高了一到两度,我的音域与原声接近,比张信哲略低,即使这么些年过去,唱起来仍有几分吃力感。

Updated: 23.00, 2011.05.21

最后顺便提一下,《罗生门》对人性的拷问最终亦回归了人性本来的善,这并不是陈词滥调,对一部60年前的电影而言,这反而是真正反应了导演黑泽明对人性仍充满希望的思想。反思自己近年来为了颓废而颓废,想法中充满黑暗的论调。实在是做作得无可救药。是时候返璞归真,和自己的良心好好对话了 :)

另外要推荐《虫师》这部动画。真的能让人在心情反复时平静下来,感到岁月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