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故事

愚人节故事

今天愚人节刚过,我要讲一个罪恶感的故事。

当我是小学生的时候班里有很多故事书,是大家在老师的组织下捐出来的,每天中午午休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都可以自由的借阅,虽然那个时候愿意看故事书的人并不多,而我正喜欢班上另一个经常扎着双马尾的活泼女孩,很愿意在女孩子面前显示自己成熟的地方,我是这些书的少数几个读者之一。其中最喜欢的是一本欧洲童话故事选,粉红色的封皮,上面是文字,中间是一副彩图,出版社似乎是内蒙古少年儿童出版社,依稀记得当时对于拿着一本粉色的书看总是觉得扭捏不好意思;书的扉页歪歪扭扭写着主人的名字。有天放学做完值日回家晚,班上只有我在,爸爸在楼下等我一起坐公共汽车回家,走过书架时,便顺手把这本书拿回了家。之后的事情便模糊不清,即使知道这么做不对,也始终没有把书还回去,直到今天还能记得,书也收在家里一个书箱里,自从拿回家后,便没再读过。

我博客里极少放转发的文章,因为也没有什么人看,没有人关注的缘故。

不过总之是好文字,就好好的收起来吧。

来自豆瓣的 《海角天涯,招之即来

海角天涯,招之即来

2012-03-12 08:41:55

我外婆说,我舅舅小时候性子很揪。跟我外公吵完架,就把眼镜布塞眼镜盒里,拿几本书塞进书包,气哼哼的出门,在门口还会吼一声:我这就去美国!再也不回来了!
外婆说,每到这时,她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打两个鸡蛋,坠在碗里的面粉上,加水,拌,加点盐,加点糖。直到面、鸡蛋、盐、糖勾兑好了感情,像鸡蛋那样能流、能坠、能在碗里滑了,就洒一把葱。倒油在锅里,转一圈,起火。看着葱都沉没到面里头了,把面粉碗绕着圈倒进锅里,铺满锅底。一会儿,有一面煎微黄、有滋滋声、有面香了,她就把面翻个儿。两面都煎黄略黑、泛甜焦香时,她把饼起锅,再洒一点儿白糖。糖落在热饼上,会变成甜味的云。这时候,我舅舅准靠着门边儿站着,右手食指挠嘴角。我外婆说:吃吧。我舅舅就溜进来,捧着一碗面饼,拿双筷子,吃去了。

我爸说,我以前在房间里看书时,就像进了螺蛳壳,总是听不见叫喊我吃饭的声音。每当这时,他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往锅里倒油,叉着腰等油热起来,打下一个鸡蛋,叉着腰等,看着蛋白边儿被油煎得黑黄卷了,翻个面儿,往锅里点酱油、一小点糖和水,听着荷包蛋在酱油里咕嘟咕嘟声。等酱油和糖的香味把我抓到厨房门口时,他关火,把荷包蛋连酱汁一起装碗,扣在我的热白米饭上。指指:吃。

我妈说,我爸以前痴迷于麻将。中午出门,说好下午回来做饭,可是到天黑了都不见人。我妈说,每到这时,她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烧一铫子水,等沸了,一半倒进大广口瓶里,再往广口瓶里插一瓶黄酒,另一半浇上她刚抓的花生,摇一摇,把水倒了。倒油进凉锅,洒花生,起火。花生们像进了温泉,嘴里发出丝丝拉拉的声音。不管,拿铲子翻着炒,花生们怕烫了,开始劈里啪啦的叫疼,我妈很有同情心,就把火关了,就着油继续炒它们。等花生发出一片唏嘘声,我妈就把它们请出来,倒进一个洒了盐的碗里。顺手把黄酒瓶从广口瓶里拿出来,开盖儿。黄酒和花生的香魂半空搅着。这时候,我爸准就开始敲门了。

我爸说,我妈怀着我时,脾气大,常嫌他懒散,一生气就摔门而出,去厂里值夜班。每当这时,他就叹一口气,去菜场买三个鲢鱼头——那时鲢鱼头、鸡爪子这些还很便宜。我爸走进厨房,把每个鱼头剖两半,洗干净,尽去其腥。炒锅里下油,一点黄酒,煎。鱼头怕疼,发出呲呲求饶声,脸色发黄,我爸就关火,换个大瓷锅,把炒锅里的油、酒、鱼头一起倒进去,加水,起慢火,开始等。鱼头没警惕,在温热的汤水里睡着了。我爸像个巫师一样,看着星辰,算着时间,掀锅盖看见汤变得白浓,一勺下去都挂浆连丝了,就口念咒语,念句马里马里哄,洒葱叶。我妈就飕的一声,出现在门口了。

我爸说,以前周末,我时常赖床到中午。拎不醒,叫不听。每当这时,他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把冷米饭加点水,加一块年糕,一起煮着;拿一块睡得和我一样沉的豆腐,点几滴香麻油,点几滴酱油,加一点盐,切点葱花,拿筷子一划拉,豆腐就醒了,变成一堆冷艳香浓的拌豆腐;拿两片五香豆腐干,切成薄片,扔进滚水里烫一下,没等豆腐干喊疼就捞起来,趁热倒上三合油,顺手把煮泡饭的火关掉,看泡饭米粒快和年糕融一起了。他说这时候,我准已经衣冠整齐,坐在桌前了。

我以前,有那么两年,每当心情不好,好像要在太阳穴那儿凝结成块诱发头疼时,就去买香肠、鸡蛋、青豆、青椒、毛豆和胡萝卜。在锅里下一遍油,把青椒下去,炒出一点味道,捞走;把五个鸡蛋打进青椒油里,看着它们起泡;再下一遍油,把冷饭下去,拿铲子切了米饭,让鸡蛋卷裹着;再下一遍油,把切好的香肠和胡萝卜,外加青豆和青椒倒下去。我妈这时就在远方开个窗提示我:别下那么多油!鸡蛋要分块儿!我不理她,继续炒。等蛋炒得浓黄香,眼看要焦黑时,停火起锅。把炒饭盛一大盆,花一小时吃完,一边抹嘴边的油,一边烧水煮茶。喝一口热普洱,打一个饱满的油香十足的嗝后,不好的心情就飘走了。

我妈说,每当她想我回无锡了,就去菜场买一只体格壮硕油头肥厚的鸡,洗干净了,放水里煮。鸡很生气,吐了许多浮泡儿,刮了。为了让鸡服气,她下了点姜和酒,放下锅盖慢火闷,把鸡只吃不锻炼的油都熬出来,浓黄的浮成一片一片。又拿一个锅,加点儿水,把一块块的五花肉搁进去,煮得五花肉见灰白了,去了水,下酱油、糖和黄酒,放下锅盖慢火闷,让肉慢慢闷红。她自己一旁继续扫地、逗狗、收拾沙发垫去。
——她说,这时候,我在上海,或者其他天涯海角的街上,不管走着还是坐着还是站着,准会忽然一皱眉,一耸鼻子,抬头仰望许久,然后对身旁的某人说:“我觉得,我妈好像在炖鸡汤和红烧肉。”

乌戈

今天晚上留班工作,碰到老板11点钟来办公室,老板叫法拉利,不出意外是意大利人,工作时间永远异于常人,每天都从午夜工作到凌晨再回家睡觉。他问我你今天看到乌戈没有,乌戈是另一个意大利人,第一年的博士生。我说看到了,不过他现在不在。老板想了想,说也对。

下午的时候办公室周围突然一篇嘈杂,同年级的德国女孩安娜大声说我不相信你居然发了这种邮件。回头看乌戈正在给大家看他发给老板的邮件,意大利文写的,他把文字拖到Google translate里,得意地向我们笑了。文字的大意是:经过我的调查,在亚洲的美女里,有中国的,日本的,韩国的,菲律宾的,泰国的还有新加坡的,我认为韩国的美女最骚,婊子最多(with most bitches)所以我希望你赶快派我去韩国工作,我要去和韩国妞从早到晚做爱。同组的女孩子都陷入了崩溃,同是意大利来的茱莉雅直接进入了暴走状态,说乌戈不要跟我说话我不认识你。上个周末我还看到他们在净室里亲切而友好的拥抱。乌戈把茱莉雅抱起来转了一圈,大家都笑了。

更早些的时候法拉利决定要派乌戈到韩国去学习制作石墨烯的新技术,却迟迟没有定下时间。乌戈不停地去催问他,法拉利回复说如果你能列表仔细研究(research)哪个亚洲国家的婊子最多的话,我就派你去。

再早些放寒假的时候,乌戈回了一趟意大利,当时欧洲大陆正经历着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风雪,之后乌戈花了一周时间,从意大利和女朋友一起,绕过阿尔卑斯山脉,在寒风雪地里骑摩托飙到120公里,经过巴黎布鲁塞尔最后过隧道回到英国。

前几天去曼彻斯特开学术会议,第二天早晨被对面的敲门声吵醒,是乌戈在敲茱莉雅和另一个同事的门,乌戈说和我一起分享一个房间的马修洗澡去了,我一个人好孤单。

22/03/2011

今天逛fb很莫名其妙,被一张照片融化这种事情,以前没有过的。

有一首老歌:

这首歌也有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蔡琴还透露一个小秘密,她表示,自己其实是一直到这首歌出版十多­年后,才第一次问梁弘志歌词到底在谈些甚麼?原来梁弘志是把自己­孤单寂寞时的心情比喻成一座孤岛。蔡琴说,但是整首歌没有写到「­岛」这个字,梁弘志是一座孤岛,而唯一能安慰他的就是打到岛上来­的浪花,孤单到他把那个想成温柔,浪花的手很温柔地来安慰他的孤­单。  蔡琴唱《恰似你的温柔》快30年,她巡回全球各地演唱,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大家几乎都会唱。蔡琴表示,每次只要她唱起《恰似你的­温柔》第一句歌词,不管在什麼地方、什麼年纪、什麼文化,不分男­女老幼都永远有人可以接下去唱,她觉得每次唱的这歌的时候都令她­感动。蔡琴说,她有时候很想告诉梁弘志说,他写的一首这麼孤单的­歌却一点都不孤单,因为有这麼多人会唱,更重要的可能每个人都曾­有是座孤岛的时候,他们都需要浪花的手与温柔,所以这首歌成功的­地方是因为安慰了这麼多颗心。《恰似你的温柔》的创作者梁弘志已­经过世了,但这首歌或许再唱30年也不会消逝。

让孤单的人被安慰,不知道为什么,说起来就有种被治愈的感觉 :)

另外推荐一部非常棒的动画《おまえうまそうだな(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演唱主题曲《君といる時間のなかで》的歌手是 平原绫香:

另外上面发的电影链接可能需要翻墙回国内才可以看,比较懒的同学可以找我拷(终于不是高清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