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太久不写东西的话人从表达能力到对身边事情感受的敏锐程度都出现了明显的退化。内心里对很多事情都变得比较麻木,对外在而言则是那种一度如影随形的不自在感在某个时刻开始消失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融入世界的过程,曾经以为十分深刻但并不持久的想法在和粗糙而并没有太多人情味的环境里,也慢慢消失了。与其说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向身边的世界妥协,倒不如说我的个体逐渐在消失,而那些一度构成我的部分,和我之所以成为我的理由开始和周遭的一切自如的融合在一起,边界变得模糊不清,那些色彩在短暂的美丽旋转图案后,最终变成均匀、温和、黯淡以及停滞不再流动的灰色。

这个世界一点也不好。

慢慢的在回头看的时候视线变得越来越长,但是始终总是落在那几个柔软的地方:那些没能实现的、那些如果重来是否会不一样的、那些未曾经历而留下永远遗憾的。而现在的昨天的朝夕的硬邦邦的现实像是枷锁和沉重的负担。不知道西绪福斯在重复与巨石和山峰的战斗时,是不是会会想起曾经征服死亡。

Leave a Reply